扎口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扎口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男友一句那你就去死吧她真的跳进了长江重庆新闻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7 04:25:17 阅读: 来源:扎口机厂家

男友一句“那你就去死吧” 她真的跳进了长江 - 重庆新闻 - 资讯生活

前天凌晨,南纪门下的长江边,江水已漫过了小素(化名)的脖子,任凭岸边的朋友怎么呼喊,她已经听不见了。小素本来就已经醉了,男朋友提出分手,两人之前刚刚大吵了一架,他丢下一句:“那你就去死吧。”然后扬长而去。曾经相爱的他怎么能这么狠心?

随着湍急的水流冲刷着面颊,小素已经分不清脸上是江水还是泪水,意识开始模糊起来。这条年轻的生命眼看就要沉没。

小素并不知道,看到她只剩下脑袋还浮在水面上,岸上的朋友和接到报警赶来的两位年轻民警心急如焚。王永广连裤兜里的手机和钱包都没来得及扔给同

事,就一个猛子扎进水中,用尽力气朝着小素游去,两次潜水,才抓住了她的衣领。看着王永广在江中费劲地逆水回游,不会游泳的江雪鹏在岸上悬着一颗心。当王

永广快要接近江岸时,他也跨入水中,完成了一次挽救生命的接力。

小素为什么要轻生?救人民警背后还有什么故事?

救人的年轻民警王永广毕业于西安的一所体育学院,主修跆拳道。

当年他实习时,去过一家游泳馆当救生员,他当时肯定想不到,这段经历,会在前天凌晨的长江边救人时派上大用场。

前天凌晨0点40分,渝中区南纪门派出所,年轻的民警王永广和江雪鹏在外处理完一起纠纷,回到办公室。他们已上了15个小时的班,早就很疲惫了。这个时候,一位中年男子冲进了派出所。

凌晨警情

有个女子可能要跳江

“我的一个朋友,喝醉了酒,朝长江边跑去了!”前来报警的男子称,他的一个女性朋友小素(化名),因为和男友闹矛盾,挣脱了他们的控制,从西部药城方向往江边跑去,可能会轻生。

两位民警立即开着警车带着报警人出警,一路上,报警人和另外一位朋友联系,得知小素已经跑到长江边的消防取水码头处,正一步步地往水中走去,情况已万分危急。

民警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码头边停满了货车,道路的尽头就是江岸,但是一片漆黑。

王永广和江雪鹏停下警车时,并没有发现女子。当时他们便意识到:“小素可能已经沉入水中了!”

车门都来不及关,两人就向着水边冲了过去。顺着打电话男子的指示望过去,跑在前面的王永广吓了一大跳:“就在六七米之外,轻生女子小素只剩下脑袋露在水面上!”而且就在民警奔跑的过程中,小素的头也慢慢地被江水淹没。

从停车的位置到水边,大约有10米的距离。王永广一边狂奔,一边目测小素在水中的位置。王永广在水里走了两步后,一个猛子扎入水中。

当时天上飘着毛毛细雨,从水里冒出头后,王永广感觉到十分吃力。水流十分湍急,会游泳的王永广在水里也很难控制身体,只能用尽力气朝着小素游去。

两次潜水

一把抓住女子衣领

奋力游到小素沉没的位置后,王永广试着调整了一下身体,憋足了一口气潜了下去。可能是不熟悉江水中的情况,他在水中用手摸了一下,就马上浮了上来。第二次,王永广再确认了小素的位置后,又憋气下潜。他的双手往深水区探去。

“抓住什么东西了!好像是衣服!”王永广后来回忆说,他的一只手在大约距水面半米多的位置,抓住了布制的东西,于是他使劲往上提。后来他才知道,原来他抓住的,是小素的衣领。

小素整个头露出水面后,始终一动不动,似乎已经昏迷了过去。王永广使劲蹬水,希望用最省力的方式将小素救上岸。

从距离岸边六七米的地方往回游,其实才是王永广感觉到最困难的过程。回游的过程,要担负等于两个人的重量。回游的方向是逆水,刚一开始往岸边游,王永广就感觉到整个身体在顺着水向下游漂动。

这四五米的距离,王永广带着小素一起游,花了两分钟的时间。在距离岸边还有两米多的位置,王永广的体力消耗已经达到极限,纵然他用最后一点力气控制身体,不让他们两人被水冲走,但再也无法前进了。“当时只有一个信念,决不能松手!即使沉下去,也要两人一起沉……”

接力救援

同事下水拉起两人

就在这最危急时刻,开始一直站在岸边,看着王永广干着急的江雪鹏,两步向前踏入水中。

“我不会游泳。可到了这个时候,我已经管不得那么多了!”江雪鹏说,他跨出两步后,水已经淹没了腰际,但依然能踩到底。此时他的手已经能够到王永广了。

王永广已经没有力气伸出手去抓同事了,江雪鹏一把将他的后脑抓住,接着另一只手抓住了小素的衣服,使劲将两人往岸上拖。虽然江雪鹏的身体没有王

永广壮实,但这两米的距离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上岸后,小素依然昏迷着,而王永广躺在地上已动弹不得了,他警服上的三颗扣子已经脱落,浑身湿透。

据王永广说,躺在江边的地上时,他才感觉到刺骨的寒冷。

此时,小素依然还在昏迷当中。江雪鹏和王永广用他们学来的救生知识,让小素躺在坡度稍大的地面上,头朝下,而且不断按压她的胸背部,让她将水吐出来。

没过多久,小素吐了两口水后,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民警拨打120急救电话,让医生先将小素送往医院救治。等两人回到派出所时,已是凌晨4点过。

本版文/重庆晨报记者 谭遥

背后的故事>

体育老师来重庆当起社区民警

救起轻生女子的王永广个子不高,但从他握手时的力道就很容易发现,运动方面是他的强项,身体也很棒。

王永广是山东人,在西安上的体育学院。从小热爱运动的他,选择跆拳道作为自己大学主攻的方向。自2008年6月研究生毕业后,又进入甘肃民族师

范学院从事跆拳道教学工作。在上大学的时候,王永广学会了游泳。他说,自己在实习的时候,曾在游泳馆当过一段时间的救生员。当时学到的救生知识,对于前天

凌晨的救援,起了很大的作用。

在甘肃当体育老师时,王永广很快就成了学校里的骨干教师,他不仅精通跆拳道的技术,还要负责羽毛球、散打等科目的教学。

那时一个月6000多元的工资,每年有固定的寒暑假期,那一段时光对于王永广来说,看上去十分愉快,但他的心里,却还是有一个愿望没有实现。

“我从小就向往当一名军人或者是人民警察。”王永广说。在当体育老师的时候,王永广也一直在打听,什么地方在招警察。“我有个好朋友在九龙坡区

公安分局,我听说了重庆这边在招民警。”在得知王永广要报考警察后,父母和妻子都表示反对,但王永广一次次耐心的劝说,终于做通了家人的思想工作。

2011年9月,王永广报考了重庆公安,并在2012年6月如愿以偿成为了一名人民警察。当年6月29日,王永广来到南纪门派出所,担任响水桥社区民警。

离开了他原来得心应手的教育工作,开始面对纷繁复杂的群众工作,他虚心学习,很快就和辖区的居民打成一片,得到了居民的一致认可。他深深地喜欢上了社区民警这个工作。

“重庆是个好地方,山好水好人也好!”王永广说,来到重庆后,他不仅工作得心应手,也爱上了吃辣,如今已经慢慢融入到了这座山城之中。

放下过去的感情 跳江女子终于想通了

昨天下午2点,重庆晨报记者在渝中区南纪门派出所见到了获救的轻生女子小素(化名)。小素是涪陵人,来主城区打工已经六七年了,由于文化不高,只能在工厂里做杂工或在餐馆里当服务员。

小素说,自从来主城区后,她认识了男友代某,两人平时感情不错,不过有时会闹点小矛盾。事发的前几天,男友突然提出分手,让小素感到有些意外。

事发的前一天晚上,小素和男友代某还有几个朋友一起吃饭。席间,小素一边喝酒,一边和男友谈起家事。说着说着,两人便吵了起来,最后男友丢下一句:“那你

就去死吧……”扬长而去。

代某离开后,聚会也不欢而散,小素此时已经喝了很多酒,情绪极度烦躁,在路边大哭大喊。最后,两位朋友在南纪门西部药城找到了小素,可她此时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了。小素挣脱了两位朋友的控制,朝着江边跑去。

小素的朋友杨先生赶去派出所报警求救,而另一位朋友郑先生则一路追着小素向着滨江公园方向而去。

小素回忆说,当她到达江边时,水边一个人都没有。望着黑漆漆的江面,只能听到哗哗的水声。“当时真是绝望了,脑子里一片空白,一步一步朝水里走去……”

从江水淹没头顶,到被救后醒来,这之间的事小素已经记不起了。不过她认得王永广,因为醒来后她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两位救她的民警。

和记者对话时,小素的反应还是有些迟钝,眼睛无神,一提起前天凌晨的事就流眼泪。小素说,自己已在鬼门关前走过一个来回,以前的那段感情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了。眼下要解决的,是该如何面对接下来的生活。

王永广则在一旁劝说小素,一定要珍惜生命,不要再干傻事。生活总是要继续,坚强地面对,是小素唯一能做的。

黑龙江圆盘砂纸

浙江特种耐火材料

江西智能密集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