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口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扎口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162万亿中国奇迹的背后-【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16:19:53 阅读: 来源:扎口机厂家

□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

研究部主管 杨青丽

此轮全球经济下行周期中,除了各国政府及央行外,各行各业,不论是金融业还是非金融业的,不论是企业还是居民,都流行“去杠杆化”,都努力减少负债,减少借贷,增加净资产,增加储蓄,这是对金融危机及经济危机暴露出的“过分信贷、过分融资、较高杠杆”问题的纠正。但是,这种纠正本身却加剧了大家的收缩预期,加剧了经济的下落或者衰退程度。

“去杠杆化”及收缩行为导致市场一度严重缺钱,并使得市场利率急升。在央行的大力干预下,利率虽然大幅回落,但市场参与者依然没有开始乐观,没有开始扩张,经济依然没有看到起色。一边是美国及欧洲央行放出大量货币,一边是私人部门继续收缩,特别是商业银行没有开始积极放贷,导致经济活动依然处于低迷状态。

拯救下落甚至衰退的全球经济的重任似乎落在了银行身上。

如果说经济的持续低迷是不应该的,是应该努力改变的,那么这种“去杠杆化”的动作就不应该再持续下去。虽然从客观角度看,政府也可以让周期发挥其自然波动的功能,利用其对调节经济的正面性,不用在意持续去杠杆化对经济的副作用,但是,世界上几乎没有一个国家的政府能袖手旁观。不仅政府、央行尽己所能阻止经济进一步收缩,我们也看到,香港的监管部门和美国的监管部门也向商业银行提出积极放贷的要求。那么,商业银行是否可以承担拯救经济的重任?

在对美国货币史尤其是对大萧条期间货币政策的动态考察之后,美国经济学家弗里德曼·施瓦茨指出,“无论是从当时各种经济指标的变化时间和此前的经验考虑,还是全面考虑,似乎都清楚地表明了经济回暖是受货币环境改善影响的结果,而非有些人所说的经济复苏只不过恰好在货币环境改善后开始”。我们稍加延伸,得出的结论至少是:宽松的货币环境是经济复苏的温床。

依靠财政支出来刺激经济力量有限,毕竟财政难以提供支撑经济增长的庞大资金,只有央行通过发行货币和商业银行通过创造货币才能为经济增长提供最充足的资金来源。

宽松的货币环境,首先是央行的宽松货币政策,其次是商业银行的积极放贷。全球央行已经迅速执行了宽松的货币政策,现在的问题,是应该让央行单挑创造宽松货币环境的大梁,还是应该让商业银行充分发挥其创造货币的功能?如果后者能创造货币那当然最好,但如果不能,央行将不得不承担更多提供基础货币的任务。

万事俱备,怎样才能让商业银行尽快积极放贷?

央行的货币政策环境已经放松,商业银行放贷是迟早的事。问题的关键是,政府部门希望银行放贷要尽快,跟上政府救市的步伐,那么如何做到这一点?

笔者认为,应该让商业银行变成与政府或央行立场一致的机构!事实上,商业银行既不是政府也不是央行,它与市场其他参与者一样,它更多的行为是顺周期而非逆周期的。如果让其逆周期,只有通过行政力量让其与政府行为一致。

我们看到,内地商业银行从2008年11月开始,持续三个月信贷增加额持续放大,2009年1月创下人民币贷款增加额1.62万亿元的巨量,在全球商业银行皆慎贷的背景下创造了“中国奇迹”。

如何看待这种奇迹?从启动经济这个最主要的矛盾来说,信贷高增长的确是个好事,但任何繁荣都隐含着问题,此次信贷高增长也是如此。与经济低迷这个当前最重要最突出的问题比较,信贷高增长中的问题只是次要矛盾,是问题的次要方面。把握了经济有可能由低迷有所回升,把握了这个主要矛盾,就把握了股市运行的主要方向。

积极放贷难免会有问题产生,但要把重心放在经济运行这个最大的方向上。

目前争议最多的是贷款投向,大家在议论贷款中的票据,在议论贷款中的水分。从贷款投放的结构来看,票据不少,从微观主体的行为看,有将委托贷款变回表内的做法,这对判断贷款增长及经济回升重要吗?笔者认为都不重要。

站在政府角度,刺激经济是当前最重要的任务,那么就不必过分在意贷款结构中的问题。如果过分在意贷款结构中的问题,实际上是在质疑贷款质量。从商业银行的角度来说,当前是怕放出很多贷款的。

我们几乎做不到既结构好看,又总量好看,当前形势下,总量与质量只能取其一。再者,从历史规律来看,票据在某些月份确实增长很高,如2003年初,但之后就降下来了,说明有规律可循,没必要大惊小怪。委托贷款变回表内,也体现了银行从最简便易控的贷款做起的想法。

在经济触底回升之前,信贷高增长应该是首要目标;但当经济有所回升,当市场看到信贷增长特别快风险已经很高时,依赖信贷总量推动经济的手段也将走到尽头。当前为刺激经济必须将贷款放出去,而当质量问题暴露得多时,质量就成为最重要问题,贷款高增长的必要性就相应降低。

贷款的总量与质量矛盾等同于经济的增长与质量矛盾。

经济下落时,担心失业率上升,担心对经济打击更大,往往将经济增长的质量问题延后处理,如污染问题、过剩产能问题、产业结构升级问题、破产重组兼并问题。为短期内刺激经济、为保证就业,不得不容忍增长的低质量,而低质量的经济增长离不开低质量的贷款增长。

商业银行、企业会根据政府的宏观指标方针的调整而选择合适的企业行为:当总量重要时,商业银行自然会注重贷款总量,略微忽略质量,这样会让贷款质量的暴露时间延后,企业仍会继续原来的生产模式,忽略技术革新、升级等;当质量重要时,商业银行会少放贷,特别注重客户质量,企业会考虑提高环保标准、主动淘汰落后产能或技术。

不过,鉴于中国仍不是发达国家,加上体制上仍有很多束缚,应该能通过改革找到新的增长点,因此银行贷款总量的增加可能也会体现为贷款质量的提高,经济增长的同时质量也不差。但是,如果改革不敢于快速推进的话,新一轮持续的经济高增长也很难迅速到来。那么,2009年的信贷高增长在出口和消费难有大增长的情况下,也只能推动投资带来短暂的经济反弹。

a1幅面书刊扫描仪

轻医美皮肤管理师证报名入口

安顺水处理药剂七水硫酸亚铁厂家

哪里回收索尼Z5按键字粒收购三星n9006空板

玻璃钢圆管